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TAG标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反传销救助中心(Fcx110.COM)网站 求助:010-56208282 / 57210191

广告位 728*90

孤独的传销“救赎者”——采访李冰的反传销历程

时间:2014-12-18 19:15|来源:北海市民网|编辑:甲乙木|点击:

    他,小眼睛,其貌不扬;他,出口成章,对于传销分子的伎俩“明察秋毫”;他,走南闯北,劝说误入传销歧途人员改邪归正,配合警方破获了数起传销案件,事迹曾受到北京电视台、苏州名城新闻网、来宾日报等媒体的报道。他就是走在中国反传销战线上的一名杰出志愿者——李冰。近日,李冰及同事受受害者委托来到北海,也让记者有机会走进这位反传人士的世界。用李冰自己的话说,“我们是侦探,我们是心理专家,我们还是现实生活中的演员,我们是一个孤独的旅行者,鲜有人和我们走在同一个心路历程上,我们经常踏遍大江南北,顶着风险全年无假日地去救助受害者,苦但快乐着……”

    大学毕业后,他误入歧途

    打开李冰的微博,发现他经常以“少爷”自居。的确,来自山西霍州的他出身富贵家庭,其爷爷是矿老板,父亲负责经营煤矿,童年的李冰衣食无忧。可好景不常,家里的煤矿出了事故,父亲没有了固定的工作。为了供养家里5个孩子,李冰的父亲去了煤矿打工。家庭的变故使得李冰只能一边学习,一边打工补贴家用,他曾经洗过车、做过苦力。通过自身努力,他于2006年以19岁的年龄从大学顺利毕业。
    2007年,一个朋友陈某(化名)跟李冰介绍说,他在来宾市经营着一家娱乐场所。经过观察,李冰断定朋友介绍的所谓“资本运作”(下称“行业”——传销组织人员通用语)就是传销。但是碍于朋友的面子,又本着玩儿的心理,李冰跟着陈某在来宾转了十几天。期间,陈某仍想拉李冰“入伙”,不断地跟李冰讲述“行业”的方方面面,诸如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行业”没有控制人身自由等。这些与一般人对传销理解不同的“大道理”,使李冰的内心渐渐产生了动摇。
    一天,陈某介绍了一名所谓“老总”给李冰认识。在这次交谈中,这名老总出乎意料的臭骂了李冰一顿,“如果什么都让你看到的话,那中国人一窝蜂的跑来,钱都不是让大家赚了吗?你爱做就做,不做拉倒”。这时候的李冰居然相信:“或许这是真的”。

    为了筹钱,李冰从家里“偷”出了七万元又回到了来宾。在“行业”内的申购仪式上,陈某和李冰及数名“经理”待在一个房子里。此时“经理”问:“资本运作是不是国家行为?” “我们没有强迫你,你交钱是你自愿的?”李冰只有全部回答“是”的时候,才能完成所谓的“申购仪式”。填写完申购单,李冰交了69800元,跟李冰一起交钱的还有十几个人,三名“经理”在收了钱之后,将每人仅有的一份“申购单”也一起拿走了。“交完钱之后虚得很,三名经理走了之后,我特地跑到阳台,看见他们三个拿着钱分头走开,这时候就更虚了。”李冰说道。

    此后,李冰的“上线”不断的给李冰做着“巩固”工作,声称你要是不想做,现在我就退钱给你走、你要是能看懂你就不是一般人等等。终于,李冰的“疑虑”在第一个月发工资的时候打消了,因为这时候“公司”居然发了19800元钱。此时李冰开始彻底相信这真的是“资本运作”而不是传销了。“当时以为是公司返还的工资,不知道这其实是运作资金,现在想想,你手上要是没有钱,不把自己包装一下,你能拉来人吗?你不拉来人怎么赚钱?”李冰无奈的说道。

    家庭、朋友决裂,他痛改前非

    在正式加入“资本运作”之后,李冰将其父亲介绍到了来宾,兴致勃勃的跟父亲讲起了“资本运作”的事。令李冰没想到的是,父亲一眼就认定了他正在从事着传销的勾当,并毅然决然的踏上了返乡的列车。在电话中,他父亲怒斥道,“你现在做的就是传销,你要么马上回来,要么我没你这个儿子”。父亲的话让李冰很难受,他当时并不理解为何父亲要这样子骂他,为何这么不理解他的事业。最终李冰选择了留下来,怄气的他甚至在想到以后有钱了就回家拿钱砸死你。

    据李冰介绍,发展下线一般有三条线,即“家人、朋友、工友”,在家里这条线断了之后,李冰又开始“骗”朋友。其中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李某(化名),当时在老家矿务局上班,工作稳定而且收入很高。李某加入之后,又把他弟弟也介绍来,但在回家拿钱的时候被家人识破,在家人劝说下,李某弟弟放弃了加入“资本运作”的念头,可李某仍然没有放弃。“此时李某的母亲及家人把矛头全部指向我了,觉得是我把李某骗了,正式工也不要了,有一段时间天天到我老家去闹,搞得沸沸扬扬,结果朋友都认为我是做传销的了。也没人愿意搭理我了,”李冰说道。朋友线断了之后,李冰又陆陆续续的将一些工友、网友介绍到了“公司”,一年下来,手下已经有了8个下线。

    但是随着“事业”蒸蒸日上,李冰却开始怀疑起“行业”了,“为什么我的手下越来越多,可我手上的钱却越来越少了?”李冰说道。一年下来,加上第一个月返还的19800元和累积的效益提成,到李冰手上的钱一共就10万左右,除去带人“考察市场”、“来回的车票”、“住宿吃饭”的费用,手上已经基本没钱了。这跟当初推荐人所说的大相径庭。此时李冰已经属于中层了,所得到的钱却完全不够他“包装”自己的。不过将信将疑的李冰还是继续做,终于在不久之后,李冰升到了团队的顶层(传销组织内部实行五级三阶制,升到最顶层需要离开团队,但仍在传销组织内,可以称为成功人士,可以每月领取高额工资,对下线则谎称为“国家宏观调控走了, 不能让一个人赚太多”)。

    此时到达团队顶层的李冰被安排了晋升仪式,并发放了“行业”工资13万元,但接下来的几个月,工资从一开始的13万到后来的几千块钱,李冰开始对“行业”极度怀疑。但他发现他的推荐人和其他团队的成功人士都是开着好车住着别墅。耐不住猜疑的李冰决定向推荐人要个说法。在李冰的逼问下,他的推荐人陈某终于承认,车子和房子都是租的,我们从事的就是传销,而自己根本没挣着钱。

    此时的李冰如梦方醒,但由于下线多为“熟人”,没脸去跟他们说清楚,李冰开始过起了进退两难、寝食难安的生活。2009年,在警方的一次大型行动中,李冰及其团队被当场抓获。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也为了自己的良心能够好过些,李冰表示愿意充当警方的内线,到传销组织内收集其他老总的相关线索,并且将这几年赚的钱全部退还给受害者。终于在李冰的努力下,警方将该传销组织一窝端,一举抓获100多名传销人员。由于有立功表现,李冰最终免于处罚,而他的推荐人陈某则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毅然走上反传道路,他痛并快乐着

    脱离传销组织以后,李冰来到了北京,过了几个月落魄的日子,这时,李冰的一名同学给他打电话说在桂林有个项目,当时的李冰就想,“是不是又是传销啊?”为了挽救同学,李冰又前往桂林,经过劝说,成功地将他同学救了出来,也就是在桂林,李冰开始接触到反传销志愿者团体并跟随反传销团体的前辈外出反传。

    2010年,李冰正式走上了反传销的道路。“在当时这个行业并没有多少人了解,也没有什么收入,家人朋友也不理解,一度让我们很难维持,不过后来我们坚持下来了。”李冰说道。到了第二年,积累了一定经验的李冰开始踏上了卧底的道路。在一次卧底“北派”(传销人员吃大锅饭、睡地铺的方式)传销的经历让李冰很难忘。刚进门的时候,第一件事是让新来的人洗脚,一个房子里面20几个人,吃住拉撒全在一起,晚上就这地铺睡觉,吃的东西全是拣的,炒菜也就放一点点油。李冰卧底了七八天后,收集了足够证据,终于配合警方把窝点给端了。“卧底完了之后我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反胃,居然还有人相信这种传销,难以置信。”李冰说道。

    最令李冰感到有成就感的一次是在苏州市。当地有一个来自北京的“纯资本运作”团体,该团体对成员要求极为苛刻,而且必须是北京人。为了打进该团体内部,李冰精心策划了三个月。在第一次与该组织会面的时候,他们就查了李冰的户口、人脉、财产,结果他们对李冰根本没兴趣。初次会面失败后,李冰又利用一个朋友的生日,趁该组织一名成员在场的机会,叫上了一大群当地的志愿者、反传同事到场,给人一种朋友很多的假象,可该组织成员依旧对他无动于衷。连续失败两次以后,第三次李冰利用自己生日,将该组织一名成员约出,这次李冰不但请来了众多朋友,还将大量现金带在身上,并故意显摆出来。终于,经过不懈的前期工作,该组织终于批准李冰加入。成功进入组织后,李冰如鱼得水的开始了证据收集工作。不久,警方就在李冰的帮助下一举将该窝点铲除,抓获了10几名传销人员,最终全部被判刑。

    不过与快乐随之而来的是痛苦,在来宾的一次反传过程中,就让李冰受尽了委屈。当时李冰和他的委托人一起去劝说委托人的外甥陆某。陆某表露出了极其不配合的一面,言语之下开始殴打李冰,就在双方扭打的时候,陆某的一名同伙从后面杀出,用砖头拍在了李冰头上,李冰应声倒地,陷入昏迷。当李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派出所。迷迷糊糊之下发现,他被民警扣了起来。“他们都把我当成了传销者,我说头晕还没人相信”,李冰说道。后来,在同事与民警解释之后,民警终于将李冰释放并送往医院,经诊断,李冰轻微脑震荡。“这是我反传的第一次受伤,接下来的一个月都是昏昏的,吃什么都想吐,不过最让我伤心的是,明明在做好事,居然被当成传销者抓了起来”,李冰说道。

    在随后的反传之路中,李冰和同事曾被群殴,导致手指粉碎性骨折;曾经因为假扮网友与女传销者见面被其丈夫猜疑而险遭不测;更有无数次一片热忱却被公安机关误解而遭排斥。用李冰的话说,“这种事太多了”。

    收获爱情,他将更坚定的走下去

    今年,李冰的女儿降世,为这个聚少离多的家庭带来了快乐。“用我妻子的话说,家已经成我的免费的酒店了”,李冰说道。面对这样一个奔波劳累而且有一定危险性的工作,李冰的妻子却坚定的支持着自己的丈夫。原来,李冰与妻子是在一起从事传销的时候认识的。跟我们之前看到的有关传销人员泯灭人性的报道不同的是,他们在一起做“行业”的日子里却渐渐的产生了情感。后来他们又一起认清了传销的危害,最终走到了一起。“我妻子跟我一样,痛恨传销,她也希望我能帮助到更多的人”,李冰说道。

    但是作为一名反传斗士,却注定是孤独的。常年的走南闯北,让他也有放弃的念头。“想过放弃,但都是暂时的,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直到中国没有传销为止。”李冰说道。除了妻子外,大部分朋友和亲人都不知道李冰正在从事的是反传销事业。部分知道的也不了解,觉得李冰一下做传销、一下做反传销,总之都一样。“他们不理解嘛,还是觉得我做的事情跟传销有关,不过无所谓了。”李冰坦然的说道。

    采访结束后,李冰匆匆退了房,上了出租车,朝火车站方向驶去,“在南宁还有一个求助者,我得马上过去。”李冰说道。

联系我们
救助中心 www.fcx110.com 反传之窗 www.fcx110.com
咨询热线1:010-56208282 咨询热线2:010-57210191
马老师专线1:13260289889 马老师专线2:18600220905
咨询QQ1:283071951 咨询QQ2:467080324
打击传销,关切民生,贴近生活,服务大众。救助中心——您身边信赖的朋友!
反传销救助中心
广告位 300*300
广告位 1200*90

网站简介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反传销救助中心网 www.Fcx110.com 联系电话:+86 10 56208282 / 57210191

Copyright © 2002-2011 FCX110. 反传销救助中心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FCX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