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TAG标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反传销救助中心(Fcx110.COM)网站 求助:010-56208282 / 57210191

广告位 728*90

我传销的老爹, 我用拿出浑身的解数终于救出了你

时间:2019-12-13 10:15|来源:反传销救助中心|编辑:江湖大姐|点击:
     11月份,父亲跟我说让我去湖南长沙去玩一玩,顺便帮他考查一下他朋友的生意。对于父亲的说法的,其实我很怀疑的,毕竟去年的那几个月,他痴迷上了无限极。无限极是直销,大家都知道,然而传销与直销也就一线之隔。后来,他说他去了湖南长沙,说是朋友拉他做生意。 当时我就觉得有蹊跷,但毕竟是父子,不好说破,所以一直没说。过了半月,他说想接母亲去湖南长沙玩一玩,毕竟母亲也没有出过什么远门。我想着让母亲出去溜达溜达也挺好,所以我就同意了。父亲连夜赶回来的,晚上十二点钟到的宜昌,虽然感觉到父亲也太殷勤了些,但是还是不说破,因为如果父亲真的没有别的心思了,那做儿子的岂不成小人了。我记得父亲回去是12月9号,10号便跟母亲坐车下来了,11号早上到的长沙。虽然说有点担心,但毕竟那是我的父亲,所以我想不管怎么样,出不了大事。不过事情远没有想的这么简单!13号母亲打电话过来,说是感觉有点奇怪,我毫不犹豫的断定这便是传销,妥妥的传销!我督令父亲将母亲送回老家,可父亲却依然说要让母亲玩半个月。那一刻,我便知道,父亲已经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我决定去湖南长沙把我爸我妈带出来!我给师父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我的去向,那段时间我想能靠的住的也就只有师父了。 我买了去长沙的车票,早上5点钟到的长沙,冬天很冷,天黑的很!走的时候,我想这一次过去应该是有可能打架,所以鞋子穿了一双运动鞋,衣服带了一套!到了长沙,天还没有亮,公交车也还没有,所以跑去网吧呆了两个钟。在网吧呆的两个钟头,我想如果现在出去,他们过来我人生地不熟的,容易吃亏,白天的话人多就算打架,大不了打不过跑呗。这里不赞成大家用这种方式,因为我身体素质向来很好,而且打架应该算是长项,长距离奔跑也是长项,所以才会有些预算。我也想了很多其它的办法,例如收缴手机啊,挨打啊,什么的。不过后来这一切都没有用上。事实上,在我打算过来的时候,父亲、母亲就极力阻止我过来,然而我还是过来!到了之后,我给他们打电话,父亲让我坐26路公交到星塘镇。虽然父亲不愿意我现在过来,但是毕竟骨肉亲情,所以过来之后,他还是过来接了我。我已经忘记了那个具体的地名了,反正是长沙市长沙县高新科技开发区。
        长沙传销窝点未来蜂巢,我们当时就住到了之后,跟父亲进到他们住的地方,不像之前很多传销描述那样几十人住一间房,总共也就六个人,相对来说应该还算是比较宽畅的。我到了之后,多了一个人,那里边有个老奶奶就搬走了,据说是他的什么干女儿。在长沙那边的传销里面,很喜欢认干姐姐、干女儿之类的,几乎所有人都搞的跟亲戚一样的,亲切的很啊!第一天的来的时候,下了雨,鞋子是布的,所以进了水,没法子,又没有换的,因为本来就没有准备呆多长时间,然而却在这里呆了足足一个星期。八点钟到了之后,吃了一下饭,父亲说要带我去玩一下,就是去"万佳丽“广场。湖南的朋友应该很多都知道,我刚开始是万家岭大捷的那个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万家丽酒店。我们坐了公交车转了地铁,来到万家丽。刚开始我以为真的就是玩玩,看看嘛,所以也没所谓,后来才知道原来去万家丽也是有目的的!我不知道那是几楼,上面装修的是富丽堂皇,屋子里面全是中国的历代先贤,当然也少不了我党的各位前辈。上去之后,会有一个导游讲述这个楼里面的东西,于我来说,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了然于胸。 不过,当他们讲到中国的五年规划时,会特别强调,中国梦、强国梦、复兴梦等。然后就会讲到长沙高新科技开发区,是国家科技转型的重点试验单位,所有的传销骗局因此而起。首先讲了西部大开发,最后讲的中西部崛起。听完之后,我们来到天台,楼层很是高大,上面可以停直升飞机,但因为下雨,所以不太好走。在天台上,我跟他们摊牌了,我要带我妈回去。老爸跟他的几个朋友,死都不许,非的让我跟着看几天,然后我想了一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所以我很痛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吃了几根大白菜,五个人三个菜,说一定要吃完。想想都知道,五个人三个菜不够吃啊,而且很少放盐,说是为了健康。我们去了一个少妇家里,也就是之前那个奶奶的干女儿家。说实话,那姐姐挺好看的,虽然已经结婚,而且两个小孩儿了,但是只比我大了两岁。第一天,他给我讲课,讲什么了,无非就是她的传奇经历,我不知道这是编的还是真实的。他说他老公首先过来,过来之后,她一个人在家很苦。而且之前在家开了一个石材店要一个人撑着,一直亏钱,所以日子很是拮据。后来,别人跟他说,他老公在这边做传销,所以他在家就上演了一出苦肉计。说自己病了,让老公回来,孩子没人看。果然老公回来了,但是他老公回去的时候开了一台宝马。他还是装病,他老公知道他是装病,但是还是依着他。 半个月之后,这两还是摊牌了。他老公说她是他的老婆,不会害他,还说你看我都买了宝马了,肯定是赚到钱啊。她将信将疑,跟着她来到了长沙。 在这里,第一天就遇上他的大姐夫,然后大姐夫告诉他,是他让他老公过来的,你看这不宝马都买了嘛。然后,那女的就跟着他们东跑西跑,所谓考查,终于他说他明白了,然后坚决要做这个事情。然后他回家卖了石材店,一门心思就过来了,两年时间,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升大总了。然后给我倒了一杯茶,还给我讲了一些喝茶的规矩。我没有反驳,但我很清醒。
       接下来的第三天到第六天,我们分别见了不少的人,有所谓的大总,也有所谓的退休官员,也有单身小青年,还有大学教授。让我印象深刻的最大的自然就是那个大总跟那个数学教授,是他们俩跟我讲了所谓的”五级三阶制“。因为有我在旁边,母亲显的没有那么随大流,虽然我没说,但是我还是会提醒她,让她明白这就是传销。大总就是大总,上来也没有啥虚的,问我是不是觉得这是传销,他说要说实话。当然,我不会说实话,我说没有啊,我觉得这是一个好项目,反正牛头不对马嘴。然后他说,小兄弟,这就是传销,没什么忌讳的,没啥不能说的。然后讲了一堆五级三阶制,而我却只奔主题,怎么挣钱,这在某种意义上正中他们的下怀。然后会写出一个公式,至于这个公式怎么写,我也不好说,免得别人以为我是做传销的。但是他也上了我的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无论你怎么说,你都逃不掉挣钱这个事情,漏洞最大也就是这里。当然如果你按照他们划定的路线走,那你自然就入了套。可我毕竟当年也是妥妥学霸一枚,这么简单的数学问题,怎么可能难的到我!这里面他们采用混淆视听的办法,把假设当作现实,假设这个回报率是多少,可以赚多少钱,如果这个成立,那下一个也应该是这个回报率,投入更多,应该赚更多的钱。一般的人都会被带入,所以自然也就信了,然而我第一时间就查觉到这个漏洞。但是我并没有反驳,第一不想惹毛他们,第二想了解更深入,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摆脱他们。
        第五天晚上,住的地方来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个妹子让我印象特别深刻。长的很温婉,很有书卷气,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女孩儿真舒服。这女孩子就是他们这个组织的纪行班长,我不清楚纪律班长意味着什么,反正只顾着盯那女孩子看了。他们安排我跟那女孩子坐一起,大概二十几个人,都挤在那个沙发上,大的小的,老老少少。八点钟,都介绍了一下,我才知道那女孩子叫李思,据他说是湖北襄樊学院的研究生,只读了一年,没读了,跑过来做这 个。也是她的母亲让她过来,她顺便讲了一下她如何过来,不过我都没有听,全都盯这些人的表情上去了,反正用了一个小时,拉了一些家长。八点半,大部分人都走了,只剩下不到六个人。我们把餐桌摆好,我跟母亲就像学生一样,就坐着,然后李思跟两个男孩子 ,一个妇女坐满了桌子。他们讲了一些条例,听了之后,我还以为我去了军营了。然后一个比较深刻的就是,他们会说”早上好“,无论早上、晚上,意思就是早上大总。
        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跟父亲、还有他的朋友争论过很多次,我了解父亲已经迷上了,如果不及时制止,家就毁了。 所以晚上,我跟老爸说,我回去有点事,我先回去处理一下。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而且母亲还在这边,虽然他知道我不是很相信,但起码觉得我信了一大半,这就够了,所以也没有阻止我回去。坐上公交,百感交集!刚开始有点迷糊,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没用多长时间,我就断定这个必然不行,要全力阻止。还是长沙火车站,我一个人又回到宜昌,本来是想给父亲发一个短信的,不过我忍住了,我明白这个短信发出去也没有任何用处。
        回到家里,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要怎么样才能把他们弄回来。不过我仔细的分析了父亲跟母亲的性格,我觉得铤而走险。我回到宜昌第二天就回到老家,跟老家的哥哥商量了一下,其它人都没有说,就告诉他让他跟我打电话说家里被偷了。而我早早回家把家里的重要的东西全都收走,不重要全都翻个稀烂,然后我就躲起来了。我亲眼看到几个摩托车来回几趟,估计是父亲叫人回来查看的吧。家里大门敞开,东西一地,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大吃一惊。大概到晚上九点钟的时候,父亲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家里被盗了,让我回去,我假装不知,连忙说好,我回去!我在下面的舅婆家呆了整整一个下午,门大开着,这样我反而不担心有人去偷东西,第一没啥好偷,第二现在我们家已经成众矢之的,应该没人去的,毕竟沾上了名声可不好。第二天下午三点钟,我终于见到父亲跟母亲出现在公路上,他们回来!母亲很憔悴,一边走一边骂,不应该去长沙。父亲跟母亲回来不到一刻钟,家里便聚满了人,因为是腊月了,所以很多人在家。然后我当众宣布了一个命令,在未来半年之内,禁止借钱给父亲,第一,借了不认账;第二,谁借钱谁就是仇人,话在前,出了问题,那就不是我不讲信义。在那一刻,父亲、母亲都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我做的局!
       我知道这个局把母亲急坏了,可若是不如此,这个家只怕是万劫不复,所以也很无奈。之后的结果,便是父亲对天咒骂我这个不孝子,母亲就一边一边的埋怨我不懂事儿。我能说什么,我只能找了几个叔伯婶跟他们讲道理 。 我把所有证件全都拿着,找到么爹,在他那儿吃了一顿。然后,虽然我拿着所有的凭证,但父亲还有身份证,他如果挂失,我还是没有办法。所以,我连忙叫了一个摩的,就到了集镇上。父亲看着我坐车去的集镇,父亲也紧随其后就跟上来了。 我首先跑到了派出所,结果大家应该猜的到,不受理,因为没有危害到别人,也没有犯罪事实。但是我知道现在就是争分夺秒,所以我直接找到所长办公室。同样吃了个闭门羹!派出所让我找政府,说这个是归属政府管。我又连着飞奔到政府办公大楼,好的是还没有下班。我想找镇长或镇委书记,但是一个人毛也没有见到。他们让我找治安办公室,找了治安办,他们又让我派出所。那一刻,我是火了,特么你们在干什么,明明看着自己手下的百姓要做错事,还不急不慢。我想了想,只有把事情搞大了,也许他们会管一管。反正我也急眼了,我没有出门,就在政府大楼门品,把他们迎宾的”为人民服务“的那个牌子打个稀把烂。”哐“一声,整个大楼的人都像炸锅一样出来了。一大群人围着我,一男的特嚣张,问我是不是想打架。那个点的时候,正愁没有人打了,如果跟政府的人打一架,这事就大了,你怎么都躲不开了。也许是气急了,我上去就推了他一把,他怂了,这架没打起来。不过他却叫来派出所,就要把我关起来。这下好了,关起来!
      不过我当时真的一点也不怵,我说如果这个事情处理不好,谁特么也逃不了责任。再说不就一块玻璃门嘛,也不可能让我坐一辈子,所以我不说了。然后我就被请进派出所,惯例所长对我进行了批评,然后他们找到我们村主任电话,随后找到我父亲电话,传唤父亲过来问话。父亲到了,我早就料到父亲会是那样一种表现,所以我也不着急。我故意在警察面前,跟他争论起来,那自然警察们要接着问了,父亲不用他们问,自个儿便开始给人讲起来这个1040的好处来了。这一下,正中下怀!一会儿时间,警察们也炸锅了,怎么办了?他们已经很明显看出父亲对于传销的痴迷程度,所以他们相当棘手。因为他们没有理由限制其人身自由,但是又不能任由其到湖南参加传销。因为他们已经了解到这个事情,如果还让父亲去了传销,他们有着不可推卸的最大责任。所以想来想去,他们把父亲的身份证收缴了,交给了。过年了嘛,到哪儿都到身份证,所以也相当于变相限制了人身自由,只要不出宜昌,也没有什么印象。刚好大姑妈的儿子也就是我表哥在派出所办事,所以他开车把我们俩送了回去。我们一路什么都没有说,父亲一直在咒骂我,真的是头疼。当天晚上,我跟么爹睡的,没有睡在家,我怕他晚上来偷走身份证就不好了。
        第二天,母亲已经好了,脱离了那个环境,人自然也变的正常了。所以母亲跟我说,父亲昨天晚上给长沙那些朋友打了一晚上电话。我想了一下,要把父亲的手机卡也换掉。因为我之前拉网线的时候又买了一个魅族的机子,而且有一张卡。当天晚上,我趁着父亲不再,赶紧换了他的手机卡,终究还是被发现了。父亲像疯了一样,把我递给他的手机摔个稀把烂。下楼之后,父亲把椅子拿在手里,一下子就打过来了,结结实实的打在我身上。正所谓拳怕少壮,虽然如果论臂力,我不是父亲的对手,但是论体力,我现在甩父亲几条街。我顺手抓住椅子,父亲便不能再用椅子打人。争扯几番,椅子脱手,丢在一边。父亲就过来掐我脖子,一巴掌打我脸上,火辣辣的疼。毕竟父亲老了,我们俩就变成摔跤了,几番挣扎,父亲被我死死压住。母亲在一边都吓傻了,赶紧叫来旁边屋里大妈,还有舅婆。两人分开了,我提着书包就走了,父亲被大妈跟舅婆轮番教育,一直低着头。我哭了,是真哭了,控制不住,毕竟是跟自己的父亲。但是没办法!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宜昌,中间有半个月没有回家。刚开始父亲就一天到晚咒骂我,然后过了五天,就没骂了,出去做事了,不过也不着家,我知道差不多了。腊月二十六,我回家!虽然身上没钱,但是还是给父亲买了一双鞋子,母亲买了一双鞋子,不过还是没说话,只到腊月二十九,我们才开口说话。他还是不爱搭理我,我想了想,决定赌一把,我把身份证在腊月三十早上让母亲还给了他。总算还是过了一个安稳的年!
        事实上后来我一直在想,那个李思为什么会呆那么久,还一度有英雄救美的想法。不过后来想想,都做到班长了,肯定已经陷深了,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所以这个念头也就打消了,不知道这个美女最近可好!后来,我还给父亲的朋友打了电话,让他们不要再跟父亲牵扯,否则见一次拿刀砍一次。虽然这也只是吓一吓,不过也是逼不得己。
        现在,父亲已经好了,但是我知道还有千千万万被传销破坏的家庭。我是幸运的,很庆幸父亲现在迷途知返,虽然失了一些钱财,但不多,所以还是要感谢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以上便是我的真实故事。擦亮自己的双眼,认清传销真面目!
联系我们
救助中心 www.fcx110.com 反传之窗 www.fcx110.com
咨询热线1:010-56208282 咨询热线2:010-57210191
马老师专线1:13260289889 马老师专线2:18600220905
咨询QQ1:283071951 咨询QQ2:467080324
打击传销,关切民生,贴近生活,服务大众。救助中心——您身边信赖的朋友!
相关内容
反传销救助中心
广告位 300*300
广告位 1200*90

网站简介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反传销救助中心网 www.Fcx110.com 联系电话:+86 10 56208282 / 57210191

Copyright © 2002-2011 FCX110. 反传销救助中心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FCX1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