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TAG标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反传销救助中心(Fcx110.COM)网站 求助:010-56208282 / 57210191

广告位 728*90

传销组织三日游(3)——讲座后的团契

时间:2010-06-28 16:35|来源:www.fcx110.com|编辑:刀锋|点击:

  讲座后的团契

  早上醒来,按照他们的“既定方案”,我还是被“拽”进了“讲座”,跟昨天一样的路数,一样的讲课内容,不一样的仅仅是换了位“成功人士”,一个令我看了没有一点儿美感和肉欲的女人。我不能虚度光阴,所以我拿出手机,玩儿俄罗斯方块,不得不说,这次是我玩儿的最高分,之前和之后都没有过。偶尔听到他们公司的名字叫“美莲曼”,产品是一种化妆品,但它们不负责生产产品,产品由一个叫“众诚”公司的代理,用她的原话说就是,“我们和众诚公司只是合作关系”“我们的产品只有达到一定级别后才能见到”。当然,他还许诺,能让我们在一年内赚到一个亿,并且还详细论证了我如果赚不到一个亿就对不起父母、姐妹及所有亲属朋友的原因(论证过程的真TMD烂)。他们不会傻到直接说“传销”二字,仅仅说是“渠道建设”。

  讲座结束后,有一位稚嫩的男孩儿走上讲台致辞,就是祝愿那个“成功人士”做到更高级别的“成功人士”之类的东东。但令我吃惊的是,我发现那个男孩儿很眼熟,想了一会儿,知道他是我高中隔壁班的同学。世界真是小,并且充满戏剧性,我们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相遇,但我们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这次我没有逃掉讲座后的“交流会”,就像现在的我逃不掉很多学校里的“学术交流会”一样。如果在保存我身家和性命的前提下,让我选择的话,我更愿意去参加传销组织的“交流会”,因为前者更具有戏剧性和讽刺意味,而后者剩下的只有讽刺意味。

  热情的拉着和我交流的也是一个西财的研究生(西财真悲剧,出的学生都不懂经济学么?),跟“豹哥”一样。互相介绍完后,我清楚地记得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一亿大不大?”,以我这种桀骜不顺和放荡不羁的狂妄个性,我会让他如愿吗?不会。“我感觉不大呀?”,我礼貌的回答了他,心中暗喜,我一句话把他噎死了。换了个姐们儿跟我交流,也是同样一个问题,口气也一样(你们能不能有点儿创意?)。我还是同一个回答,又噎死一个。周围的人好像都不愿意跟我交流了,那刻感觉自己就像是《大话西游》里的唐僧,自己面对的就是两个小妖,一个剖腹,一个上吊。我很孤独,但我很快乐。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团契”,感觉自己很BT,竟然在危险中因为捉弄别人而感觉很快乐,不知道我这是黑色幽默还是绞刑架下的报告。写下这些话时,我也许应该表现悲哀,但我只是想还原一种真实,我当时确实感觉很有快感,并且毫不恐惧。

  关于洗脑

  听说过传销组织肯定都听说过一个词儿,“洗脑”。这个词儿听起来就挺可怕,大脑里不能进水,所以不能随便洗。

  我逃出了“交流会”,安稳的在床上睡了一觉。下午,我继续闲逛,而他们两个按照既定计划引导我闲逛。在路上,我和王XZ交流了一下对车的研究。到了一个居民楼,刘C说:“前面不远,我表哥的一个朋友住在那里,咱们去坐坐吧”。我不愿意打扰别人,就问,“他现在在家吗?不上班儿?”“肯定在,他下午都在家。”现在回想,他确实肯定在家,因为他在等我这个贵客,财神爷,午餐肉。胡同七拐八拐,楼梯七绕八绕,终于进了他的“家”。很小的一间屋子,不超过40平米,屋里摆满了东西,乱七八糟,唯一显得干净的地方就是沙发。现在知道,那沙发肯定是提前为我而清理的。

  互相介绍了一下,他是南阳某所大学的往届毕业生,现在代销“人血活蛋白”,据他称全国只有两家在卖,我一听,立刻联想到两个词儿“高科技”,“成功人士”,令我肃然起敬。又想了一下,“成功人士”为何蜗居在此一隅?现在的我也想了一下,这和某些“概念股”惊人的相似。

  不出我所料,最后的话题引向了“讲座”和“三商法”,而不是正常年轻男人之间的“女人”。关于他们的谈话套路,我懒得详讲,千篇一律,此处省略一万字。

  但他问了一个问题,使我很感兴趣,他问我,“你相信洗脑吗?”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了“信”。往前回看,我应该说“当然不信”来打消他们的疑心。但这个错误还不至于让我陷入更大的危险。

  “喝点儿水吧”,我当然要喝,跟他说了这长时间,我能不渴么?可怜的“成功人士”连四个杯子都没有,我们只好用碗来喝。

  “我中毒了”,这不是武侠小说里的台词,而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实。我确实中毒了,但不是中了“鹤顶红”之类的剧毒,而应该是一种麻醉剂之类的药物。它使我很瞌睡,头有点儿迷蒙。曾经幻想着自己和兄弟们走进一家黑店,然后我们一起喝酒,我被毒死之前喊道:“酒里有毒,兄弟们快走”,然后慷慨赴义。但这次,也许我只能喊出前半句,甚至连前半句就只能在心中叫喊。

  喝完他的水,我开始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只知道我心烦意乱,困乏之极,所以我好像一直的在答应,在允诺。最后走出他家门口时,我好像答应了明天跟他一起去听讲座。

  他和麦当劳里的那个她一样,单向的和我说话,也不在乎另外两个人,这次我确信了一个事实。刘C骗我了,这里是传销窝,我正在里面等待宰割,我知道我要逃出去,但我还是太天真了。

  走到路上,头不再晕了,我和刘C商量,说要回学校,刘C当然不答应,连忙问我为什么?“是我招待不周?”他其实在试探我是否看穿了他的把戏,我不是个演员,但这一刻我必须把我拙劣的演技发挥到极致。我连忙说不是,然后对他撒谎,关于撒的到底是什么谎?不说了,我都感到害臊了。

  “李HH明天晚上到这儿来,咱们后天下午一块儿走”,“我表哥认识一个司机,咱们可以做他的车到郑州,多方便”,“每个月一号讲座发工资,你走了多可惜?”传销能使一个人变成一个优秀的演员,不光因为他要演给别人看,其实他自己也被自己的演技迷住了,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虚幻。

  我爱财,但我更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联系我们
救助中心 www.fcx110.com 反传之窗 www.fcx110.com
咨询热线1:010-56208282 咨询热线2:010-57210191
马老师专线1:13260289889 马老师专线2:18600220905
咨询QQ1:283071951 咨询QQ2:467080324
打击传销,关切民生,贴近生活,服务大众。救助中心——您身边信赖的朋友!
反传销救助中心
广告位 300*300
广告位 1200*90

网站简介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反传销救助中心网 www.Fcx110.com 联系电话:+86 10 56208282 / 57210191

Copyright © 2002-2011 FCX110. 反传销救助中心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FCX110.COM ICP备案:晋ICP备19014573号